《合欢树》题解

《合欢树》题解


 关景双


课文:史铁生《合欢树》


 


20101011星期一应宝山教院邀请在顾村中学参加“中学分管教学校级副职专题研修班”的“学员听评课实践活动”,观摩顾村中学小刘老师执教《合欢树》和小艾老师《基本不等式》课后,作为高中一组组长与七位高中分管教学领导评课对话,得到的体会,一是角色上,分管教学者的听课,强调课堂调研与教学管理,而不是在学科与专业上深度纠结;二是评课上,帮助老师提炼优点,引导改进,提高课堂把握能力,而不是摸象式的一课定论教师;三是准备上,走进课堂前要备课,才能现场集中精力观课,看得深入,而不是匆忙落座,以至评论言不由衷,评论要有逻辑性、概括性,尽量体现学科特点,促进教师专业发展;四是分管教学者需要有课程意识,从理念到学科任务,能够给教师以指导,从而推进学校的课程教学进步。这几点,大会时反馈给宝山教育局与会领导及在场分管教学的学员。


小刘老师执教高一《合欢树》的教学目标,确定为“品味平淡朴实的文字、巧妙的构思,理解合欢树的象征意义”。课堂上,教师问“对母亲的深深思念的‘触点’是什么”,从“获奖”开始与学生完成文本第一层次内容的梳理。课文明显地十年为段落地顺叙,回忆作文第一――治腿写作――小说获奖,这过程中,明显地母子两条线索推进:十岁,我的作文得了第一;母亲说她小时候作文做得还要好――二十岁,我想学写作,后来写小说;母亲说她年轻时也最喜欢文学――三十岁,我的小说侥幸获奖;母亲离开整整七年。前二十年是现世的对话,在“三十年”时,却是隔世的心灵对话。接着,作者“我摇着车躲”采访,“在街上瞎逛,不想回家”一转,借着“看见风正在树林里吹过”,课文后半部分插叙小树开花――种草成树――看树不成,其间,也是母子两条线索并进,爱花的母亲――叶子茂盛,期盼开花――逝后花开在房间仍在的院子里;而作者,悲痛的我搬家后忘记――一再“推说”而不看--想看时却看不成,“我心里一阵抖”,成为作者情感的强烈震撼所在。那树影儿,那房间,那小院,象征着母亲仍在。“我心里一阵抖”,也让我深度回望和思索了合欢树的象征意义。至此,这前后两部分的各自两条线索,是文本的第二层次“意脉”,未必是师生能够透视得出的。作者在文尾说,“悲伤也成享受”,深刻且深沉地展示了作者的人文环境、心理环境和对人生、对生活的思索。这也就成了作者的风格。


当我们继续解读,作者在课文最后想象“那个孩子长大了”,能够知道“是谁种的,是怎么种的”吗,让师生不得不悲伤地审视文题“合欢树”,得出课文前半部分是“悲欢”,后半部分是“离合”,“树”本意是种含羞草,竟长成合欢树。母亲去了,却把树永远地种在人间。这是作者为什么以树为题,通篇写人。这是文本的第三层次更加深邃的内涵。由此我们能够看出小刘老师教学目标关于构思与象征的回答,若回答“平淡朴实的文字”,叙述与心境,也不用再多的语言,去解释了。


赘一句,课文后“思考与练习一”“找文中描写合欢树的语句,有感情地朗读一遍,感受‘合欢树’丰富的情感内涵,体会其象征意义。”我想,编者何不举出例句。文中对树、对花的描写何在。就作者的文本的情感,有心情描写吗!全文顺叙与插叙中,已然让我们跟随作者痛苦不已矣。

诗歌为卖炭翁而作

诗歌为卖炭翁而作


关景双


提示:孙绍振教授“文本三层次”,第二层看“意脉”,第三层看文体与风格读出深邃内涵。


 


20101014星期四青浦区珠溪/沈巷/颜安中学三校语文教师“有效的课堂,有效的作业”语文学科专题联动研修,应邀在珠溪观摩珠溪青年教师涂老师和陈老师执教《卖炭翁》。


走向研讨会场的路上,我提示“师之蕴”成员明雄,抢先评课,谈谈观感,于是明雄在两位执教者说课后,用“去蔽,让课堂教学更有效”为题,从教学目标的制定,教学环节的设计,教学内容的组织等方面做了评论,虽然过后随笔中再作反省,但当场的评说,也表现出一个青年教师的底蕴、观课的视角和表达的深度。于是想起了上海语文界老人金志浩的话,青年人的水平也是不差的,只是机会比我们少;我们还需要学习,需要给青年人更多的机会。明雄评课话语的集中性和逻辑性、概括性,以及会后随笔的再度反思,应该成为青年教师评课和成长的借鉴。


白居易积极倡导新乐府运动,主张“文章合为时而著,诗歌合为事而作”,由此着眼新乐府诗《卖炭翁》,我们能够读出怎样的文化密码呢?首先,作者写一卖炭老翁,揭露宫市掠夺,警示统治者。这是教学的第三维目标。“若宫市也”,也是作者“同情”老翁而作的意图。其次,“卖”了吗?伐薪烧炭的老翁,指望“千余斤”炭“所营”“身上衣裳口中食”。他“愿天寒”,天有夜雪路冰,“泥中歇”,待炭而估,心盼一个好价钱,但“黄衣使者白衫儿”根本没有谈买论卖,“手把文书口称敕”“系向牛头”“半匹红绡一丈绫“回车叱牛牵向北”,这就是宫市的欺压豪夺。从“愿”到“歇”,再到“惜”,老翁的心在冰雪单衣的“市南门外”,彻底冰冷无望,或许,这也是诗人要为老翁“作”的初衷,诗人的良心良知所在。因此,从诗体和诗题,我们就读出了诗歌的第三层深邃的内涵来。


两位青年教师筛选的教学目标,掌握“系、直、营、叱、骑、敕”等实词,学习人物描写与对比手法塑造人物,感受作者同情百姓疾苦,都很恰当。观课中,教师还需要把握的是老翁伐薪烧炭,本是一种生存和生活,其可怜却在劳获不对等,因此,诗人从烧炭起兴,开始肖像描写;继尔议论烧炭的生存与心理;承写有“愿”,赴市路上;最后转写“卖”的场景,其“两骑”与老翁鲜明的色彩对比、形象对比,让我们读到了一个无语无奈的卖炭翁形象。这是文本的第二层“意脉”,诗人的笔力皆在于塑造主人公,对比的人物描写,亦是为塑造卖炭翁服务。在对比中,揭露“苦宫市也”,是老翁之“苦”也。诗人去世后,唐宣宗写诗悼念他说:“文章已满行人耳,一度思卿一怆然。”但不知这个皇帝,是否理解了《卖炭翁》。但反过来想,不管唐皇情意真切否,宣宗还是晓得“童子解吟《长恨》曲,胡儿能唱《琵琶》篇”,白居易为老翁卖炭所作,流传千古。


研讨会还有一半主题,是“有效的作业”,我以为,作业是教学后的事情,虽有预设,但需要视课堂达成目标而选择。为此,建议青年教师对待作业,一是依据教学目标设计,突破现在“教师课上在教,买练习册去练”的困境。二是作业与课堂达标相呼应,课前预设的作业,课堂上依学情达成不同,布置与选择亦不同,学生才能有热情。三是学生当堂有领会,教师要克服下课铃声已响,匆忙PPT出示,所以,课堂上“给作业三分钟”,学生领会得好,做得必然快。四是语文作业必须强调多样性,语文教育是培养听说读写能力,而非都在纸上用笔实现的。今天执教者设计想象描写老翁赶市路上心理,对于目前丰衣足食的孩子来说,难了,学古诗,对于字词障碍不大的《卖炭翁》,更易于改写成记叙文或散文,促进理解和巩固,效果会更好。

用孙绍振老师“文本三层次”例解《俄罗斯性格》

孙绍振老师“文本三层次”例解《俄罗斯性格》


关景双


2010917,上海市首期青优班六月总结会留下的教学展示活动在毓秀学校、庆华小学、凤溪小学、徐泾幼儿园分别举行。市教委负责人余老师到毓秀视导。


 


我自然要听中学语文课。崇明区小老师执教九年级(上)托尔斯泰《俄罗斯性格》。走进教室的老师,一身旗袍,隐寓东方“性格”;一口温情普通话,叙说“俄罗斯性格”;课堂流畅,展示青优教师性格。课后语文学科导师王老师主持,青浦区名优教师孙老师评课,最后是我的点评。


昨天,青浦、闵行四百余中学语文教师在朱家角中学聆听“文本分析的观念与操作方法”讲座,孙绍振老师详细解读并用大量诗文给予示例。青优班的青年人,也有不少人听了昨天的讲座,收获如何,于是我再次用鲁迅“为什么不那么写”和孙绍振老师的“解读文本三层次”给青年教师示例解读,简评如下。


一、鲁迅提出“为什么不那么写”。


鲁迅先生在《不应该那么写》(《且介亭杂文》)说:“凡是已有定评的大作家,他的作品,全部就说明着‘应该怎样写’。只是读者很不容易看出,也就不能领悟,因为在学习者一方面,是必须知道了‘不应该那么写’,这才会明白原来‘应该这么写’的。这‘不应该那么写’,如何知道呢?惠列赛耶夫的《果戈里研究》第六章里,答复着这问题——‘应该这么写’,必须从大作家们完成的作品去领会。那么,不应该那么写这一面,恐怕最好是从那同一作品的未定稿本去学习了。在这里,简直好像艺术家在对我们用实物教授。恰如他指着每一行,直接对我们说——‘你看——哪,这是应该删去的。这要缩短,这要改作,因为不自然了。在这里,还得加些渲染,使形象更加显豁些。’”


鲁迅先生“为什么不那么写”,给我们语文教师解读文本提示了一个智慧的观点,从题目看“俄罗斯性格”,为什么不用主人翁“伊戈尔性格”、“坦克手性格”、“卫国军人性格”,由此,让我们思考:托尔斯泰要塑造的是俄罗斯民族群像,通过坦克英雄伊戈尔故事,着眼战争大选材,切入战争小人物,而这些群体人物的性格,恰恰成为卫国战争的力量,凝聚着俄罗斯民族的精神。这赋予力量与精神的性格,小说中“真是性格倔强的人碰到一起了”,一个词概括“倔强”。这就是“俄罗斯性格”。


二、孙绍振的“解读文本三层次”。


第一层次,从语言中读出的显性内容,托尔斯泰谋篇的线索:主人公介绍――烧伤毁容――申请归队――获假探亲――易名见亲人――归队收信――军营相认――最后一段提示主题:“这就是俄罗斯性格!”,作者用小说的语言议论这种性格,说道:“看来,一个人是平凡的,但是,当严峻的灾难降临的时候,他的心中会产生一种伟大的力量,这就是人的心灵的美。”


老师在课堂上,通过显性内容的线索,分析出来乐观、坚强、淳朴、善良、爱国等性格,但都是表层的,未触及到作者的小说主旨,那就是“倔强”。所以,孙绍振教授曾感慨:文本的意脉,往往被“视而不见”,因此,教师练就解读文本的素养,需要从“意脉”着眼。


第二层次,从情节中透视隐性意脉,故事展现我们面前的,是“品德高尚、生活严谨”的英俊伊戈尔,告别求婚的姑娘,接着便是惨烈炮火燃烧后的毁容的伊戈尔,“丑”成为一条明线,但伊戈尔不认为这是最糟糕的,“经常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呢”,司令员竭力不去看他,“我是变成了丑八怪,可这不影响去打仗呀”,这就是俄罗斯军人的倔强性格。保家卫国需要“战神”,战神需要的战斗力,接下来亲人对于“丑”,我们可以抓住情节中的两次决定:一是临近家门,决定易名格罗莫夫,那军人的心跳,“开始讲她儿子的情况,也就是讲他自己的故事”,这就是俄罗斯儿子的倔强。二是归队,决定让光阴冲淡,“让母亲以后再知道”,对卡佳“从心里拔掉”“这根扎在心里的刺”,但是,母亲“特别注意看他那拿着匙子的手”信中说“心总是觉得,这个人就你”;父亲“什么也没有问,因为不用问一看就明白”;卡佳送恋人上战场“即便他只剩下一条腿,也会等”“可我日日夜夜都在等”“我将永远踏实地爱你”,让“丑”这条明线渐渐地暗淡起来,父母和恋人和司令员、护士对于伊戈尔的爱,演绎了俄罗斯群像性格:倔强。但是,伊戈尔“没有被认出来”,“难道真的没有认出来?”更深刻地刻划着伊戈尔性格的倔强。令读者怎能不为之动容动心。


第三层次,从文体读出更深邃的内涵,那就是小说文尾点题“心灵的美”。我们还是从主人公两次“讲故事”,第一次进家前“就这样吧”,以“苏联英雄格罗莫夫中尉”的威武,向父母和恋人“讲着自己的、也不是自己的事情”,这不是心灵深处深沉的爱吗?第二次给作者看信讲故事时,英雄的亲情本性,在“用袖子擦了擦眼泪”,回信母亲说“你们的儿子我确实回去看望过你们”,流露无遗。


所以,小老师在结课时追问:“一个人是平凡的,但是,当严峻的灾难降临的时候,他的心中会产生一种伟大的力量”,源泉是什么?爱。“这就是人的心灵美”,这就民族性格的根。表现出来的,就是“倔强”――“俄罗斯性格”。


多年与青年语文教师捆绑在解读文本的路上,让我有一种情结,就是感谢上课的老师。皆曰:教学是遗憾的艺术,让同伴们品学论教,品头论足、品课谈人,总会别有一番滋味有心头,但同时我也有一个观点,执教者跨越品透这滋味,也就成熟了;当同伴看透这课堂,也就成熟了,这就是研修路上的风景。当然,面对文本,我们解读需要方法,孙绍振教授的“三层次”,我们需要在课课过程中,从解读到执教,一路娴熟玩味,也就练就了语文人的性格。当然,面对长文,如何教学?各有招数,我们的建议还是:缩写、切片、品读,一路尝试累积,也就练就了语文人的教学智慧。

上海中考卷上的那碗蘑菇汤

上海中考卷上的那碗蘑菇汤 


关景双 


2010上海市中考试卷现代文阅读改编《蘑菇转了一个弯》,设题2126,计26分,都市近十万中考生冒酷暑喝完卷上这碗蘑菇汤,或许什么味儿都有,但仔细咂咂,再用孙绍振老师文本“三层次” 解读一番,或许就缺少语文味儿吧。


阅读文章如下:


蘑菇转了一个弯


⑴那一年,我即将大学毕业,为了找个单位,天天出去“扫街”,但仍一无所获。我学的是建筑设计专业,找了几家建筑设计院,人家要的不是博士就是硕士。一位负责人看着我的简历说,你读书时还获过不少奖,不错!可是,我们这里暂时不缺建筑设计方面的人才,要不你先来我们这里干个保安什么的,等有机会再安排你。


⑵这番话点燃了连日来积压在我心头的委屈,好歹我也是个优秀毕业生啊,让我去干保安,也太小看人了!我一口回绝了那家公司。那段时间我非常苦闷,就回了趟老家。


⑶父亲问我为什么回家,我便把找工作的遭遇向父亲说了。


⑷父亲听后笑了笑,说,现在像你这样心态的年轻人很多。算了,别想了。哎,对了,这几天山上的蘑菇正多,你不是最喜欢喝蘑菇汤吗?明天咱们去采吧。


⑸父亲的话引起了我对儿时生活的回忆……


⑹这天晚上,我睡得很香,梦中又见到了满山鲜嫩的蘑菇,闻到了蘑菇汤浓浓的香味……


⑺没想到第二天早晨,当我和父亲来到山上时,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采了。父亲说,咱们晚了一步。我听了很失望,今天的蘑菇汤喝不成了。父亲看出了我的心思,就说,咱们摘一些山果回去吧,这里的山果没有打过农药,也是绿色食品呢!


⑻于是,我和父亲就动手采了起来,别看父亲50出头的人了,手脚还挺利索,我明显赶不上他的速度。一顿饭的工夫,我们便摘了满满一麻袋山果。父亲说,今天摘的山果太多了,咱们也吃不了,这种鲜东西,搁几天就会坏的,咱们一起背到镇上的水果店去卖给他们。


⑼没有想到还真卖了不少钱!这时,父亲让我在水果店等他片刻。一会儿父亲就拎了满满一袋子东西回来了。


⑽午饭时,父亲竟然给我做了一锅香喷喷的蘑菇汤。我很吃惊,蘑菇不是都让人采走了吗?


⑾父亲看出来了我的疑惑,说,蘑菇是我用卖山果的钱买的。如今我们这里的人都喜欢在山上采摘一些东西去卖钱。其实,当很多人都在争抢一样东西时,我们不一定能够顺利得到,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走一些弯路,这是没办法的事,因为捷径并不多。可是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啊!


⑿我明白父亲的用意了,父亲是用这件事在启迪我啊!


⒀后来,我还是去那家公司做了保安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领导发现了我的才能。当时领导很惊诧地问我,原来你还是个专业人才,怎么愿意做保安呢?我告诉他,我不来公司做保安,你就不会发现我的才能。


⒁父亲已经使我学会了,让蘑菇转了一个弯。


 


试卷题目:


21.第⑴段“扫街”在文中的意思是    2分)


22.请将文中的画线句改成反问句。(2分)


23.小说情节一波三折,引人入胜。请在空格处填上恰当的内容。(6分)






 







父亲提议上山采蘑菇







 







改摘山果卖得不少钱







 







父亲解惑,我去公司做保安


24.文中的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,请作简要分析。(4分)


25.对本文主旨理解最恰当的一项是(4分)


A.面对挫折,不要气馁,只要坚持,就会有成功的一天。


B.只要目标明确,有时候走一点弯路同样能够取得成功。


C.如果善于发现,生活中就有一条捷径等着你去走。


D.有时候换一种方式,打破思维定势,也许离成功更近。


26.请你根据上下文的情节进行合理想象,适当运用描写,再现第⑸段中儿时生活的情景。(80字左右)(8分)


 


纵观六问,22题关乎语法,25题关乎主题理解,其余题目检测语文知识的味道,实在淡然也。


21.第⑴段“扫街”在文中的意思”,若问成“运用了什么修辞手法?”如何!


23.小说情节一波三折,引人入胜。请在空格处填上恰当的内容。”本文是“小说”吗,说理散文吧。“在空格处填上恰当的内容”,何不直言“填上具体的情节”。前一句偏矣,后一问泛矣。或许乃淡化文体,泛化语文使然。


确实情节一波三折”,但这6分,却是可以一望而知,皆能从容填充之。






回绝公司,苦闷回家⑴⑵







父亲提议上山采蘑菇⑶







晚一步,没采到蘑菇⑺







改摘山果卖得不少钱⑻⑼







吃惊午饭有了蘑菇汤⑽







父亲解惑,我去公司做保安⑾~⒁


用“师之蕴”提炼的“圈点三维目标法”(附下)来解读,文题关键词在于动宾“转弯”,因此文脉或显或隐,浮出文眼“捷径并不多”。有了这提炼三维的方法,解读文本的速度、广度、深度也就“随文学习”了。


 


确定第一维,看篇章语句的“语修逻文”


确定第二维,看知识生成和师生互动过程


确定第三维,看单元主题、文题、文眼和文脉


 


用孙振绍老师“文本三层次”(附下)来解读分析,23题仅仅是文章的第一层次,学生可谓一望而知。


 


一层是显性的,按照时间、空间顺序,将外在的、表层的感知连贯,包括行为和言谈的过程。


二层是隐性的,是作者潜在的意脉变化、流动的过程,这不但是普通学生容易忽略的,就是专家也每每视而不见。


三层是更加隐秘的,需要着眼文体形式的规范性和开放性,文体的流派与风格。这里有可能遮蔽了的更为深邃的内涵。


 


隐性意脉在于转来弯去:“扫街”不成(转)苦闷回家――梦忆汤香(转)没采到蘑菇失望――摘山果(转)喜见午饭蘑菇汤――明白道理(转)做保安,可谓“我”转家又转城,采蘑菇转悲又转喜。父亲用采蘑菇的道理,教给“我”求职的选择。同时,这是文中“我”的意脉,还有父亲一条文脉:笑言年轻人心态――摘果换钱买蘑――点破文旨“捷径并不多”,不如“走一点弯路”。这里,却是可以设题考考父教喻子明理。


刚才说起文题“转弯”,23题父子围绕蘑菇的情节,可以概括为:采蘑――没蘑――买蘑――吃蘑,似乎更加简炼,而“改摘山果卖得不少钱”,换成“改摘山果卖钱买蘑”更确切些,因为蘑菇是文脉的物象。


文章的第三层次,从文体看,23题目说是“小说”,笔者以为本文具有典型的形散神聚的特点和说明道理的主旨。作者用“我”“扫街”“做保安”和父子采蘑菇的叙述,回忆“那一年”道理惠及作者,以至多年喜于心的情怀,这才是创作本文的动机。


这浸润文体里的道理,笔者以为有三,一是目标明确,儿子就是要找专业岗位,在“很多人都在争抢同一样东西时”“我们不得不走一些弯路”,这看似不争,最后却能实现目标,争到岗位,儿子“明白父亲的用意,果然笑对了命运的玩笑。二是以理服人,父亲面对“我心头的委屈”,既没有埋怨书白读了,人真没用,也没有建议“点击”职场攻略,而是笑言相邀采蘑菇,改摘山果,转弯得到蘑菇,满足儿子的食趣,启迪儿子明理。如果父亲抢白吵骂一顿,既于求职无补,儿子也不能“学会了”人生有时需要转个弯。终于,儿子下定决心做起了建筑设计院的保安,终于赢得了偶然被发现专业才能的机会。三是明理至善,父亲面对优秀毕业生苦闷找不到工作的儿子――我们那么多农村的父亲啊,他能做什么?拉关系,没门。只有托起孩子的自信。这就是中国农村父亲,没知识却懂道理;这就是中华美德,俯拾即得生活的智慧。或许,这也就是形散神聚散文的张力。


24题,“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,请作简要分析”,应该说,父爱如山,未必孩子都懂。本文的魅力,在于“我明白”“启迪我”“我学会”,所以,主线还是“我”,“我”为主角,若从教育的意义讲,还是应该从“我”设问,让考生作答。


26题,“进行合理想象,适当运用描写,再现第⑸段中儿时生活的情景”,这样设题,若考考六七年级学生,尚可吧。九年级中考生的语文水平,或许点评“捷径并不多”“有时候不得不走一些弯路”,仍然没有在考场上离开语文教育。或者真要考查想象、描写等能力,那么想象、描写“一个偶然的机会”,这里比“儿时生活”更有悬念,是不是更好些呢!


所以,教师基于教学的解读课文,学生基于考试的解读语段,孙老师的“三层次”确实管用,是师生都应该学习的语文乃至阅读的方法。综上所分析,因为笔者水平有限,难免偏颇,但用“三层次”解读一番,便知道语文味,是怎么失却的了。


当然,便于教师掌握“三层次”,基于对孙老师阐述的理解,概括为:


第一层看出显性内容,师生一望而知,基本不用教。


第二层读出隐性意脉,品读力透纸背,分学段施教。


第三层解出文体张力,练就语文底蕴,教文且教人。

如果再形象更方便地理解、记忆和把握,以《插秧歌》为喻:











显性内容
手把青苗插满田
隐性意脉
低头便见水中天
文体张力
六根清静方为道
退后原来是向前
学习闲趣,炖了一天的“蘑菇汤”。若话语失当,还望恕罪。
2010624日于夏阳湖